关于2018

窗外是阵阵建筑工地的金属切割声,虚掩的房门时而传来妈妈和她的朋友们新年首聚欢谈的言笑。抬头倒也是蓝天白云,安溥的《蓝天白云》自然在我心里单曲循环。这太像是我会想的内容,也太像是我会做的事情。

当我意识到我可能该为去年写些什么东西的时候,却无论如何回忆不起来这一年的任何一个细节,那些人、事、喜欢的和不喜欢、以及自我统统四散无寻。于是开始翻阅这一年我在互联网上留下的痕迹,试图找寻一个代表性的事件,但答案跟这蓝天白云一样转眼间即逝。就像上个月准备离校时整理出来的很多书、电影、歌和物品,愈是想通过回忆抓住,愈是很快地溜走了。

上半年的项目和下半年的秋招充实了我的整个2018,但我并不想为此再写些什么总结性的东西。因为它们太像是正常而会发生之事,在大学生涯或者往大了说在人生道路上总会或者循规蹈矩或者坎坷般地出现。对此我没有任何的意外。

而在让自己更舒心的探索上(尽管有时候会变成更糟心),一开始是人和联结(4月28日的句子:Rarely can a response make somthing better, what makes something better is connection),尤其是跟一些人的往来中得到了新的启发曾经是让我见到那么些阳光,让我开心过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拥有过友谊、感情、理解或者在现在看来是比较虚无缥缈的快乐一类的事物,Whatever,时光沉淀终究清晰了画面,他人并不解救自己。好在在 2018 的最后一段精彩时光里在安溥的歌和词中获得一些共鸣性的东西,因而也能够心生宽慰而不太过于在意和纠结。2019 我更想遵循内心地走过,不再刻意为了联结而联结。人、事、喜欢和不喜欢以及自我都自然而然地发酵发生。可贵的是,能够去相信的人和事越来越少,可仍然倾向于去相信。

应该是在很久以前就认识到读书的重要性,但这一年完整读过的非技术书籍却寥寥无几,以至于四散窜出而又无处安放的想法和思维得不到补充和表达。这种感觉在每个每天深夜思考的自己的灵魂中尤为强烈,写下这篇文字的同时亦有同感。这是在我写了四年的代码后发现自己对文字情有独钟的那一刻最后悔莫及之事。

从写下这篇文字的第一个字至此,我终于明白 2018 年对我最重要的内容依然无法透过文字表达。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再值得回忆或者记录的东西了。我想留一些信条在2019:

  1. 一切事情以让自己开心为导向;
  2. 把自己的情绪寄托在他人身上是愚蠢的;
  3. 不再刻意去追求一些本该无所谓的东西,倒是保持本性自在;
  4. 保持阅读和学习英语。

附上 2018 年看过并且喜欢的电影,电影依旧是我喜欢的艺术:

  • 《大佛普拉斯》 - 虽然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类可以搭乘太空船到达月球,但却没办法看穿每个人心里的宇宙
  • 《向阳处的她》 - 是你吃掉了布莱恩吧?
  • 《敦刻尔克》 - 1 hour, 1 day, 1 week
  • 《控方证人》 - 一个不同寻常的女人
  • 《面纱》 - 我只恨我自己曾经深爱过你
  • 《饮食男女》 - 人生不能像下厨,等所有材料准备好了才下锅
  • 《小偷家族》 - 如果说爱你,还打你,那一定是说谎;如果爱你,就会像我这样紧紧抱住你。
  • 《我不是药神》 - 我只是想活
  • 《三块广告牌》 - 愤怒不得宣泄只会酝酿出更深的愤怒
  • 《真爱至上》 - Love is actually all around
  • 《无问西东》 - 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
  • 《影》
  • 《灵异第六感》
  • 《Unnatural》(日剧) - 一个懂得规则的人的坚持是尤为可贵的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npsb;Update my browser now

×